发表于2021-02-20 11:33:58

杨莹:春之踏青

夫清晨六七点钟就呼叫着:“去上坟了!”周六的懒觉被他的喊声搅乱,剪断,撕扯得没了。因前天小妹喊我们去山里踏青,于是,便有了半日上坟半日踏青的计划。如今,人皆繁忙,这是天气转暖后家人难得的一次郊游,几家人聚在一起更是难得。午后,驱车前往南山。

走向乡间的路上,人就像出了笼的鸟儿,感到无比的自由和欢欣。一路看过去,感觉什么都新鲜,如今的曲江,如今的长安县,都已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曲江和那个长安县了,从不会迷路的夫和妹夫竟也迷了路。

渐渐的,感觉车子开不动了似的,前后一看,路上往山里开去的车一个挨着一个,往山里奔的人家,一家挨着一家,汽车没有自行车走得快,车子好不容易南行至山脚下,发现刚才路上的那些车、那些人家,都拥堵在了山口这里,农家乐门口也再难挤进一个人,我忽然觉得,此时的城里人有点可怜呢。

还好,我们备了丰盛的野餐食品,我们有户外俱乐部成员的妹夫,妹妹、妹夫带我们避开人群,顺利来到一个未被人发现的山坡。这山野间写着魏晋南北朝的闲适,给人以高尚情操的陶冶,山坡上开满了艳丽的油菜花儿和山花,盛开的山花开放得那么美丽、惊艳,开放得那么坦荡、干净、超脱,如此孤独地沉静在山里,高高在上地遗逝在这美丽的路上。城里街道上的一些花,在患得患失中开得也很艳丽,但总是有嫁接的嫌疑。春天里,无论是古树,无论是新枝,花儿要开放,谁也拦挡不住,无论在野外的悬崖,无论在无人观赏的深巷后院。

小妹夫今天无法过足他的爬山瘾,他就一遍遍地去山下的车里取东西,借故取来可要可不需要的垫子、啤酒,甚至童枕。

野餐后,夫端着相机随意拍着什么,大家的各种姿态与表情都被他拍了去,此时,他忽然发现我们身后的坡地上长着一片野蒜苗,一心想挖野菜的妹妹听说野菜就在身边,就忙着寻找她带来的小铲,很快带孩子奔向那一片野菜,我们也很快闻到了野蒜苗的清香。那么嫩,那么绿,看妹妹挖野菜的样子,感觉摘野菜与吃野菜是一种不同的乐趣呢,看着他们挖野菜已是一种享受。而吃自己从山里挖来的野菜,会更有别样的滋味吧,与那市场上卖的感觉自然不同。

伴夕阳依依返城,到门口时,取掉山里带回的果皮纸屑塑料袋时,我忍不住向妹妹要了两小把野菜,看着那些野菜打心眼里喜欢,那是山里的味道、是春天的味道啊。

妹妹说,你既然要了,可( lizhi.ga)记得及时吃,它们是放不得的,一两天后就会枯老成草。是啊,离开土,失去水分,更见得它原本一把野草的样子,不及时吃掉它就真是从山里带回的垃圾了。

第二天,还在假日中。这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样美好的午后很令人享受,最适合泡一壶茶,看一本书,或听听音乐。我拿本书在阳台的太阳下面晾着刚洗过的头发,忽然想起那两把野菜来,有人说这野蒜苗与鸡蛋炒了吃起来很香,还有人说野蒜苗与糯米粉和在一起摊饼,吃起来也香香的,还有人说,野蒜苗与青椒凉拌是种清香,还有人说,野蒜苗下到汤面条的锅里更是清香……想像着这些滋味就感觉香,无奈我总是惦记着,便觉白白让它老了去怪可惜,于是,就赶紧拎过野菜来放在身旁,读几页书,摘一绺野菜。

人性化的清明假日,使我们有了一份更热爱大自然、更热爱生活的时间和心情,我们去为故人扫墓,去田野里悠悠地踏青、挖野菜,约友人去登山、野餐,感受春意,这一切变得名正言顺,我们的日常生活因而有了诗意,我们怎能不更热爱我们的生活呢。

被夏天在后头追赶着,春天的步子快得迅雷不及掩耳,我们的步子须迈得再紧密一些才是,那样才跟得上春天的脚步呀。

本页链接:https://lizhi.tst3.com/article-show-id-17663.html

最新经典美文短句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8
    李汉荣,溪水,一条大河有确切的源头,一条小溪是找不到源头的,你看见某块石头下面在渗水,你以为这就是溪的源头,而在近处和稍远处,有许多石头下面,树丛下面也在渗水,你就找那最先渗水的地方,认它就是源头,可是那最先渗水的地方只是潜流乍现,不知道在距它多远的地方,又有哪块石头下面或哪丛野薄荷附近,也眨着亮晶晶的眸子,于是,你不再寻找溪的源头了,你认定每一颗露珠都是源头,如果你此刻莫名其妙流下几滴,忧伤或喜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5
    汪国真,我知道,欢乐是人生的驿站,痛苦是,生命的航程,我知道,当你心绪沉重的时候,最好的礼物,是送你一片宁静的天空,你会迷惘,也会清醒,当夜幕低落的时候,你会感受到,有一双温暖的眼睛,我知道,当你拭干面颊上的泪水,你会灿然一笑,那时,我会轻轻对你说,走吧你看,槐花正香月色正明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5
    周国平,时代,太阳,一枚大金洋,俯照闹哄哄的市场,新潮杂货摊前,挤满黄金梦和色情狂,而当夜幕降落,靠着没有灯光的围墙,面目不清的男女,亲嘴或吵嘴,结算着,爱情的细账,一个忧郁的青年低着头,偷偷地,滴下,又偷偷地擦去,亮晶晶的诗的泪行,独自走向远方,寻找记忆中的故乡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2
    叶灵凤,贺柬,她们,之七,你可知道她还到鲁森堡去么,不去了,先生,她还到那个教堂里去做,么,她也不到那里去了,她还住在那间房子里么,不,她已经搬走了,搬到什么地方,没有留下地址,啊,这是一件怎样不幸的事,一个人竟不能知道他自己灵魂的所在,你觉得么,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我现在整日的处在黑暗中,因为她走了,她走时她已将光明一同带走,爱的想念是等于祷告,在那些时候,无论你的身体是作若何情状,你的灵魂是随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2
    周国平,沉默学,导言,一个爱唠叨的理发师给马其顿王理发,问他喜欢什么发型,马其顿王答道,沉默型,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素来怕听人唠叨,尤其是有学问的唠叨,遇见那些满腹才学关不住的大才子,我就不禁想起这位理发师来,并且很想效法马其顿王告诉他们,我最喜欢的学问是,沉默学,无论会议上,还是闲谈中,听人神采飞扬地发表老生常谈,激情满怀地叙说妇孺皆知,我就惊诧不已,我简直还有点嫉妒,这位先生,往往是先生,的自我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2
    艾青,我的季候,今天已不能再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鸽群,环步于石像的周围了,惟有雨滴,做了这里的散步者,偶尔听见从静寂里喧起的,它的步伐之单调而悠长的声响,真有不可却的抑郁,袭进你少年的心头啊,沿着无尽长的人行道,街树枝头零落的点滴,飘散在你裸露的颈上,伸手去触围着公园的,铁的栏栅,像执着,倦于憎爱的妇女之腻指,使你感到有太快慰了的,新凉,这是我的季候,让我打着断续而扬抑起,直升到空虚里去的,音节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2
    巴金,哑了的三角琴,父亲的书房里有一件奇怪的东西,那是一只俄国的木制三角琴,已经很破旧了,上面的三根弦断了两根,这许多年来,我一直看见这只琴挂在墙角的壁上,但是父亲从来没有弹过它,甚至动也没有动过它,它高高地挂在墙角,灰尘盖住它的身体,它凄惨地望着那一架大钢琴,羡慕钢琴的幸运和美妙的声音,可是它从来不曾发过一声悲叹或者呻吟,它哑了,连哀诉它过去生活的力量也失掉了,我叫它做,哑了的三角琴,我曾经几次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9 08:33:12
    张小娴,失恋不要去散心,一个女孩子来信说,她在失恋后立刻起程到欧洲旅行,结果在十四天的旅程中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巴黎,罗马,米兰,佛罗伦斯是什么样子的,她一概记不起,失恋后出外散心,那根本是自欺欺人,一个人孤身在旅途上,只会更想念那个刚刚抛弃自己的衰人,愁肠寸断,即使到了风光如画的地方,也是浪费,再迷人的景物,到了失恋者的脑海里,也是景物模糊,我有一位朋友,在失恋后听损友劝告,出外散心,结果在旅途上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2 17:26:14
    苏雪林,栈桥灯影,听见周先生说,青岛有座栈桥,工程甚巨,赏月最宜,今夕恰当月圆之夕,向来宁可一味枯眠懒于出门的康,也被我劝说得清兴大发,居然肯和我步行一段相当远的道路,到那桥上,以备领略,海上生明月,的一段诗情,这座栈桥,位置于青岛市区中部之南海边沿,正当中山路的终点,笔直一条,伸入青岛湾,似一支银箭,射入碧茫茫的大海,青岛栈桥,本不止一座,这座栈桥的全名是,前海栈桥,示与那个位置于胶州湾里的,后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12 17:26:14
    冰心,笑,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真没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凭窗站了一会儿,微微的觉得凉意侵入,转过身来,忽然眼花缭乱,屋子里的别的东西,都隐在光云里,一片幽辉,只浸着墙上画中的安琪儿,这白衣的安琪儿,抱着花儿,扬着翅儿,向着我微微的笑,这笑容仿佛在哪儿看见过似的,什么时候,我曾,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02 19:53:47
    毕淑敏,倾听,我攻读心理学博士方向课程的时候,书写作业,其中有一篇是研究,倾听,刚开始我想,这还不容易啊,人有两耳,只要不是先天失聪,落草就能听见动静,夜半时分,人睡着了,眼睛闭着,耳轮没有开关,一有月落乌啼,人就猛然惊醒,想不倾听都做不到,再者,我做内科医生多年,每天都要无数次地听病人倾倒满腔苦水,鼓膜都起茧子了,所以,倾听对我应不是问题,查了,资料,认真思考,才知差距多多,在,倾听,这门功课上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02 19:53:44
    巴人,哭,哭泣是弱者的表示,而强者则善听人哭泣,有友人死了父亲,觉得非常悲痛,然而哭不出,在父亲的灵前,看亲族皆放声大哭,于是觉得为人子的自己,也非一哭不可,然而偏哭不出,越哭不出,越觉责任重大,应该哭,终于欲仿效别人哭声,进而欣赏别人的哭声,忘掉了自己的悲痛,但这也许是那友人不甘随俗,而为同声一哭,也许在潜意识里,觉得对死人哭诉,根本无用,悲痛只有自知,大可不必向死人,示威,之故,然而,中国民族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02 19:53:38
    鲁彦,听潮,这个海上佛国我也是在一个初冬去的,不过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旅行,除了与外界对话,更多是与自己对话,那时我独自客居杭州,寂寥间,正好有点时间,就冒着江南的初冬小雨出发了,转战绍兴,宁波,普佗,沈家门,舟山,镇海,奉化,然后回到杭州,关于冬天的回忆总有很多温暖的故事,现在,来与鲁彦夫妇,听潮,吧,那是上个世纪,年代发生在这个海岛的浪漫而温暖的故事,一年夏天,我和妻坐着海轮,到了一个有名的岛上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02 19:53:38
    王蒙,初春回旋曲,那天晚上的火锅吃得很不,成功,木炭有火却没有足够的热,肉片在始终没有大开的水里浸置,然后生硬地嚼下,然后我们一起出门,冬月把巷子的土地照得光滑,我们小心翼翼地去看一位老友,老友因为年长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她有点怨气,更有点悲哀,记得吧,那位一生耿直勤恳的老首长从岗位上退下来以后从早到晚只剩下了吸烟,他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地吸,大重九,之后他得了癌,现在住在肿瘤医院,那天晚上的电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4-02 19:53:38
    三毛,高原的百合花,玻利维亚记行,当飞机就要降落在世界最高的机场,埃阿尔多,时,坐在我后面的一位欧洲旅客已经紧张的先向空中小姐要氧气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瘫在位子上的中年人,这时前面几排的一个日本人也开始不对劲,唉的叹了一口长气便不出声了,两个空中小姐捧着氧气瓶给他们呼吸,弄得全机的旅客都有些惶惶然,我将自己靠在前面的椅背上,脸色苍白,话也不能说,两手冰冷的,旁边一位来过拉巴斯的日本老先生一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3-28 22:33:03
    朱自清,择偶记,自己是长子长孙,所以不到十一岁就说起媳妇来了,那时对于媳妇这件事简直茫然,不知怎么一来,就已经说上了,是曾祖母娘家人,在江苏北部一个小县份的乡下住着,家里人都在那里住过很久,大概也带着我,只是太笨了,记忆里没有留下一点影子,祖母常常躺在烟榻上讲那边的事,提着这个那个乡下人的名字,起初一切都像只在那白腾腾的烟气里,日子久了,不知不觉熟悉起来了,亲昵起来了,除了住的地方,当时觉得那叫做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3-28 22:32:46
    林语堂,与西方文明初次的接触,然而入学校读书,对于我个人究竟没有甚么损害的,在学校所必须学的东西,很不费力便可叼了去,我很感谢圣约翰教我讲英语,其次,圣约翰又教我赛跑和打棒球,因此令我胸部得发展,如果我那时进了别的大学,恐怕没有这机会了,这是所得的一项,至于所失的项下,我不能不说它把我对于汉文的兴味完全中止了,致令我忘了用中国毛笔,后来直到我毕业,浸淫于故都的旧学空气中,才重新执毛笔,写汉字,读中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3-28 22:32:42
    陈学昭,一夜,我想起那时节的一切,真不啻是在隔绝的世界中之一梦,而现在,则又在另一世界中继续着大梦了,江中的晚阳映着水光,成了不可言喻的色彩,两岸的高山葱葱的,在山巅上,在山坳里,全堆铺着绿茵,离远的山,仿佛是接着水似的,一片隐约,一片迷茫,在拨拍的水声中,这时候,船停了,没有再无聊于旅程中的时间了,其实也不全是无聊,然而这是无可言说的,船的狭隘与极厉害的摆动,是使我们守着铺位的一个原因,这样,日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3-23 08:12:50
    何其芳,黄昏,马蹄声,孤独又忧郁地自远至近,洒落在沉默的街上如白色的小花朵,我立住,一乘古旧的黑色马车,空无乘人,纡徐地从我身侧走过,疑惑是载着黄昏,沿途散下它阴暗的影子,遂又自近至远地消失了,街上愈荒凉,暮色下垂而合闭,柔和地,如从银灰的归翅间坠落一些慵倦于我心上,我傲然,耸耸肩,脚下发出凄异的长叹,一列整饬的宫墙漫长地立着,不少次,我以目光叩问它,它以叩问回答我,黄昏的猎人,你寻找着什么,狂奔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3-23 08:12:50
    毕淑敏,你不能要求没有风暴的海洋,有一次,我要去一座被沙漠环绕的城市,临行之前和当地的朋友联络,她不停地说,毕老师,你可要做好准备啊,我们这里经常是黄沙蔽日,不过,这几天天气很不错,只是不知道它能不能,坚持到你来到的那一天,我有点纳闷,虽然人们常常说,您的到来带来了好天气,或者说,天气也在欢迎您呢,谁都知道,这是典型的客套,个体的人是多么渺小啊,我们哪里能影响到天气,不过这位朋友反复地提到天气,还 (查看全文)
推荐经典美文短句
热门经典美文知识
最新励志短句